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QQ414516

处世原则:不责人小过,不发人隐私,不念人旧恶。做到此三者,既可以养德,亦可以远害

 
 
 

日志

 
 
关于我

不责人小过,不发人隐私,不念人旧恶。 做到此三者,既可以养德,亦可以远害。

网易考拉推荐
 
 

周口平坟市长岳文海祖坟被自卫反击战老兵反撅。河南省深化殡葬改革工作,曾传出“官员家的祖坟不动,只铲平民百姓祖坟”,被戏称为“副处级祖坟”。在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史璞看来,这次周口平坟运动,之所以进展迅猛神速,完全出于地方政府的土地饥渴。有人算了这么一笔账——周口挖坟200万,新增耕地3万亩。新增耕地冲抵建设用地,周口卖地3万亩耕地总量仍保持平衡。土地拍卖100万/亩,挖坟成本150元/个,收入300亿,支出3亿,投入产出比1:100,利润率99%,净收益298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涌同样质疑周口的平坟运动  

2013-02-27 03:37:52|  分类: 有感而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口平坟市长岳文海祖坟被自卫反击战老兵反撅

他叫齐明利,河南周口籍,今年知天命。1985年北京军区轮战部队服役期间,参加第二次对越自卫反击 战,在前线手刻油印战地报纸、一线战地记者,荣立三等功。2012年英雄老家祖坟被河南官员平刨。盛怒下,齐明利昨夜今晨赶往周口市长岳文海老家,将其祖坟反撅。

周口平坟市长岳文海祖坟被自卫反击战老兵反撅。河南省深化殡葬改革工作,曾传出“官员家的祖坟不动,只铲平民百姓祖坟”,被戏称为“副处级祖坟”。在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史璞看来,这次周口平坟运动,之所以进展迅猛神速,完全出于地方政府的土地饥渴。有人算了这么一笔账——周口挖坟200万,新增耕地3万亩。新增耕地冲抵建设用地,周口卖地3万亩耕地总量仍保持平衡。土地拍卖100万/亩,挖坟成本150元/个,收入300亿,支出3亿,投入产出比1:100,利润率99,净收益298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涌同样质疑周口的平坟运动 - qq414516 - QQ414516周口平坟市长岳文海祖坟被自卫反击战老兵反撅。河南省深化殡葬改革工作,曾传出“官员家的祖坟不动,只铲平民百姓祖坟”,被戏称为“副处级祖坟”。在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史璞看来,这次周口平坟运动,之所以进展迅猛神速,完全出于地方政府的土地饥渴。有人算了这么一笔账——周口挖坟200万,新增耕地3万亩。新增耕地冲抵建设用地,周口卖地3万亩耕地总量仍保持平衡。土地拍卖100万/亩,挖坟成本150元/个,收入300亿,支出3亿,投入产出比1:100,利润率99,净收益298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涌同样质疑周口的平坟运动 - qq414516 - QQ414516

【另:河南志愿平坟团代表,来到周口市长岳文海的祖坟前,本想强行平坟却又放下了铁锹。报复的循环只能让事态无法收拾,理性的判断彰显人性的可贵。当地官员应当为这把放下的铁锹汗颜,官对民平坟不留死角,民欲报私仇却手下留情。意味深长。】

【】

一座城市和一场运动正吸引着全国人民的眼球和口水——河南周口平坟运动。河南沈丘、宛丘,豫东一带许多地名都带着“丘”。“丘”的意思本就是坟头。可一场平坟运动,却在其间闹腾不已。甚至有乡民称:“为什么不把俺们周口淮阳的伏羲太昊陵给掘了呢?”

从今年3月起,河南周口开展平坟复耕工作,至7月间共平坟9.34万座。截至11月,数字已经达到234.6万座,官方说恢复耕地近3万亩。据统计,河南省周口市境内共有坟头300多万个。

正当河南省深化殡葬改革工作推进会在周口市召开、全省号召向周口学习之际,11月16日,国务院颁布第628号令,规定自明年1月1日起,违规土葬、乱建坟墓将被民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删除了“拒不改正的,可以强制执行”部分。

为此,周口市宣传部门称,平坟复耕工作暂停。可11月21日,周口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科科长胡朝阳又表示,周口市暂停的只是宣传工作,平坟还将继续。当日,周口市委市政府还开会统一思想,内容包括殡葬改革。11月23日,周口有关方面再次申明,平坟工作不会停止。

11月22日,《新民周刊》记者来到周口市实地调查采访“平坟运动”。

“战役”摧枯拉朽

“噫!咱家坟头给平了,叫俺咋办呢?”张桂英在郑州市郊的马李庄打工,今年农历七月十五回家上坟,坟头还好好的。到了农历十月初一前夕,张桂英准备再次回家上坟,先期返家的老公却打来电话:“别回来了,回来看了伤心。俺家的祖坟让人给扒了!”张桂英家在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龙曲镇农村,她告诉《新民周刊》:“要是平时,谁家的坟头被人扒了,非得找那人拼命!”

“十月一,送寒衣”,在位处中原的河南省,这一天与清明节、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并列为一年中三次上坟祭祖的重要日子。就在今年农历十月初一前夕,11月6日,河南省深化殡葬改革工作推进会在周口市召开。会上,河南省副省长王铁向周口市颁发因殡葬改革工作成效显著省政府奖励的300万元奖金。会上公布周口境内坟头已“平迁234.6万座,恢复耕地近3万亩”,省里号召向周口学习。周口市政府网站刊文道:“对还没有平、迁的坟头,坚决平、迁到位,不留死角”、“要一战到底”

“战”起来就有人搭上了性命。

10月21日,周口市扶沟县练寺镇河套村老会计、老党员张方的儿媳妇罗军丽、妹夫何洪庭,在平坟过程中,被自家的墓碑砸死,前来帮忙的同村人张富民被砸成重伤。“怕是平坟触怒祖宗了。”张方说。10月23日,当地政府出面和家属达成和解协议,家属同意火化,25日,罗军丽的丈夫张富春领到22万元抚恤金。

罗军丽的骨灰落葬在河套村一处小麦地里。这块小麦地如今的名字是“天堂静园”公墓,系为响应周口市殡葬改革和平坟复耕特意而建。罗军丽是“天堂静园”第一个“入住者”。可这坟还是得继续平。对周口市农村来说,平坟已经成为当地“全民运动”。

“战役”摧枯拉朽进展确实太迅速了。今年3月,周口市委、市政府发布的“1号文件”《关于进一步推进殡葬改革的实施意见》提到,全市基本农田现有坟头300多万个,占耕地3.5万亩。文件要求,用3年时间完成农村公益性公墓全覆盖;火化率100%;彻底遏制偷埋乱葬和骨灰二次装棺;不再出现新坟头,逐步取消旧坟头。根据周口官方公布的数据,7月底的时候,规划的3019座农村公益性公墓,建成2919座;全市537个棺木市场全部取缔。可全市300多万坟头中,当时仅有9.34万座获得平迁。

可见,从今年7月底到11月初,短短三个月,周口市平了200多万座坟,占列入政府逐步取消范畴旧坟头的三分之二。至于已建成的2919座所谓公墓,许多是私人承包他人农田所造,有一些竟然由于无人“入住”而复耕。

张桂英告诉记者,太康县城去往龙曲镇的公路边上,就有所谓的简易公墓,用三角铁焊接的架子,上面铺上木板。骨灰盒放在基本露天的架子上。张桂英说:“那就是暴尸街头啊!你说吓人不?我听俺妈说,村里刚死了个爷,死了不让埋,放在自家客厅里。”张桂英婆婆的骨灰盒如今放在家里,其婆姨的遗体则火化后放入骨灰盒,放在家里。

为了让农民平坟,周口出台了殡葬惠民政策:每具遗体600元的火化费用由财政承担,免费提供骨灰盒以及遗体接送等服务。但是,公墓的公益属性落到普通百姓老人头上时,往往已经大打折扣。罗军丽葬在小麦地兼“天堂静园”,小小的一块碑花了3000块钱,而当地普通农民一亩地平均每年收成约2000元。按照每座坟2平方米计算,一亩地至少能建设300座墓穴,可收入90万,就产值来说,埋死人比埋种子高450倍,且不需要施肥浇水、收割。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周口公务员向《新民周刊》透露,周口之所以成为平坟复耕的典型,还有故事。从去年11月到今年3月,关于周口市 “平坟复耕”具体的进展情况并无报道。在3月1日,南阳市成立一个由副市长李建豫带队的考察团抵达洛阳,学习洛阳的殡葬改革经验。“然后南阳开始露了出来。可是,后来河南省政协常委、民革河南省委员赵克罗发微博炮轰南阳平坟,南阳才消停了。”

记者从央视网署名记者王在华的一篇报道中,找到被引用的赵克罗微博原文——“某省领导路过南阳,见高速公路沿线坟头较多,遂要求铲平南阳区域所有坟头,通知已在南阳市政府传达至镇平县,现在正统计各村在外副处级以上官员,这些官员家的祖坟不动,只铲平民百姓祖坟。” 此博一出,立刻引起网上的轩然大波,叫骂声不绝于耳。不少网友都在发泄自己的愤怒:要平坟,让官员先把自己的祖坟刨了去……而这些坟墓,被网友戏称为“副处级祖坟”。

5月6日,赵克罗则删除了第一篇微博,并于当天上午10点21分发微博致歉。他说自己原发微博部分失真,即省里领导的说法和“副处级祖坟”的说法只是口传,没有明文规定。而这些的起因都是南阳市对墓地的一个集中整治行动。

一些周口干部私下向《新民周刊》表示,要是没有赵克罗微博,被树典型的就是南阳,周口绝不会在风口浪尖上。

数字游戏和猫鼠游戏

据周口市殡葬改革领导小组11月21日透露,今年以来,周口市用于农村公益性公墓建设费用、火化基本费用和殡葬执法工作经费等已超过5000万。该小组还透露,早在9月份,就已经完成了市区内农村公益性公墓建设。这与之前官方所说规划的3019座农村公益性公墓,建成2919座,自相矛盾。而统计数字中的复耕3万亩,给周口增加耕地占比仅为0.2%。

有人算了这么一笔账——周口挖坟200万,新增耕地3万亩。新增耕地冲抵建设用地,周口卖地3万亩耕地总量仍保持平衡。土地拍卖100万/亩,挖坟成本150元/个,收入300亿,支出3亿,投入产出比1:100,利润率99%,净收益298亿。

当然,事实上周口对一个坟头的补偿款是200元——坟主150元,地的主人50元。因为这次平坟运动平掉的许多坟头,是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前的老坟。比如张家的老坟在李家的责任田里,李家的老坟在王家的田里。平时农民间的矛盾,无非收割时在自家田里触碰了别家的坟头,或者上坟的时候踩坏了别家的庄稼。而这次平坟,挖掘机轰隆隆进田,明明铲的是李家的坟头,可却轧坏了王家的麦子。粗暴挖掘,使得“平坟复耕”变作了“平坟毁耕”。

在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史璞看来,这次周口平坟运动,之所以进展迅猛神速,完全出于地方政府的土地饥渴。史璞告诉《新民周刊》记者:“为了中原经济区建设,省里提出‘三化协调’,也就是城市化、工业现代化和农业现代化。这三化又以新型城镇化为引领。”这就是河南版的“四化”建设。

记者了解到,在郑东新区远期规划总面积约15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不少土地抛荒,也有不少新建厂房空置。然而,这些土地已经成为工业用地,无法重新以农地的名义申报。有媒体称郑东新区为“鬼城”。而省级的周口经济开发区更是有大面积抛荒土地。

即便如此,史璞透露:“为了给工业项目预留土地资源,河南每年仍需85万亩土地。而建设部每年只批转25万亩。其中巨大的缺口,先是依靠并村,让依然种地的农民住上楼房,置换出宅基地。可是实践下来,并村获得的土地没有想象中大。这次,竟然向坟地要地皮了。”这样用坟地“零存”,即能守住国家规定的18亿亩耕地红线,又能在城市周边郊县“整取”土地。

在史璞看来,这就是个数字游戏。因为农民大田里、自留地里的坟头,在土地用途上,本就是农地。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涌同样质疑,周口市平坟运动的真实目的可能是“借坟流转”,在地方严守国家18亿亩耕地红线下,通过平坟集约的耕地,利用增减挂钩,可置换更多的征地指标,以满足GDP增长的需求。

今年3月,周口市商水县县长杨珺在平坟动员时,就称死人与活人争地矛盾突出,其原因包括,商水作为产粮大县需要土地支撑,以及县产业聚集区急待西扩。两个月以后,商水县产业聚集区西扩7平方公里的项目,初步通过了河南省发改委批准。

不过,据《新民周刊》了解,也有相当数量农民与地方政府玩起了“猫捉老鼠,老鼠戏猫”的游戏。

扶沟县柴岗乡塔湾村,村子里人大多姓施。村子的东南西北四个角落都有解放前留下来的老坟。这些坟地按照逝者的辈分,以长子领穴,次子、老三等等依次排列的方式布局。在大多数村民的理解里,这本就是村民的公墓。可11月初,铲车仍然开了过来。当时,村民与村支书象征性地起了些冲突,然后铲车就开始运作了。

一位村民告诉《新民周刊》:“别看这些坟铲了,能种地吗?怎么可能把这些几十上百年的坟头扒干净?等着吧,明年春天,清明节前,坟头准保又复原了。”对于村民来说,这一个坟头200块,算是挣到了。而该村还有一个村级的烈士陵园,是村民们自发贡献耕地,为1949年以前牺牲的烈士建的,不在本次运动之列。

这位村民还透露,即使如今规定不能土葬,其实只要和乡里主管火化的干部进行交易,还是可以免除火化。史璞则告诉《新民周刊》:“河南并非每个县都有火葬场,许多偏远地区没有火化条件。而农村居民大多仍从内心里认同土葬,甚至有乡民在火葬场,请求工人烧尸首的时候火下留情,稍微烧一烧,留一具烧焦的全尸落葬。”这样一来,既不违反火化规定,又感觉给亲人留了全尸,可以放进棺材。

强制平坟合法吗?

即使是在平坟过程中过世的罗军丽、何洪庭,也并非因为反抗平坟而死。他们只是在平坟中出了“工伤”。真正让平坟复耕运动成为焦点的,是11月8日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姚中秋、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风田等26位学者联署,要求河南应立即停止正在进行的“平坟运动”。

11月16日,国务院颁布第628号令,自明年1月1日起,违规土葬、乱建坟墓将被民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删除了“拒不改正的,可以强制执行”部分。

那么,在此之前的平坟运动、强制平坟,是否合法?事实上,根据法律规范效力规则,不管《殡葬管理条例》是否被修改,因《行政强制法》已于2012年1月1日生效,其相关规定即对所有涉及行政强制执行的行为具有约束力,因此跳过法院强制执行平坟,地方政府本就涉嫌违法了。

而之所以周口的平坟工作被称为“运动”,是因为采取了许多匪夷所思的工作方式。

3月份,周口市政府以“一号文件”的形式,把“平坟复耕”列为该市的重点工作。3月13日,商水县召开一个3万人参加的殡葬改革动员大会,小学生被要求回家宣传政策,村庄挂满宣传标语,一支由退伍兵为主的“能打、能战斗”的所谓“殡葬改革执法大队”宣告成立。

10月9日,西华县迟营乡中小学校长参加了全市殡葬改革暨平坟复耕推进会。周口市教育局网站一条消息显示,迟营乡党委书记陈义声对全体党员做了“重要讲话”。

10月12日下发的扶沟县的《平坟复耕工作实施方案》要求,副科级以上干部、股级干部、一般人员,分别在7到15天平掉自家坟头,且做好亲属思想工作。该《方案》显示,平坟后,这些干部还不能上班,要提交一份乡村两级证明,上面还要有乡村主要领导签字,干部们才能上班。并且,如果这些干部平坟不力,或是设障阻挠等,他们要被“直接采取组织措施”,由纪检监察部门依法依纪,严肃处理。在扶沟县,对乡镇给予财政补助,对平坟前五名乡镇各奖30万,前三名被定位“一类乡镇”。在15名之前,均有10万、20万奖励。

该《方案》还规定,乡镇干部殡葬改革,被定了500分的年终考核。对平坟工作表现突出的干部,优先提拔重用。工作不力者,将会受到诫勉谈话、被采取组织措施。并且,对企事业单位及人员,如果平坟不力,可能会被取消文明单位或是取消个人一切评优、晋升,还有可能在电视台被曝光。

商水县练集镇朱集村书记朱伟说,如果村干部不带头,就免职;教师不带头,就停课;党员不带头,就开除党籍。朱伟甚至提前向在外地工作和上学的人打电话、发短信,告诉他们,要是不主动回家平坟,他就用铲车把坟平了,“到时候面子上可不好看。”在朱伟的带领下,朱集村下辖7个自然村的一千多座坟头被推平。至于朱集村所谓的“公墓”,来自朱伟父亲的坟头周围十亩地,原因则是“风水好”。朱集村的邻村李楼村,有省政协前秘书长李某的祖坟,黄寨乡也有一位在京做官者的祖坟,都没动。郑州一位企业家是太康县人,资产过亿。老家祖坟被平后,派出所得知消息,马上派人驱车赶往郑州,送上50只土鸡,并赔礼道歉:“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

也有太康县民众称,恒大集团董事长许家印就是太康人,祖坟是否也该给扒了?更有人号称要寻觅到周口市市长岳文海位于桐柏县的祖坟。

周口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科科长胡朝阳11月21日仍声称:“这个活动在我们省委、省政府都很认可”、“殡葬管理条例修改的意思就是除了法院以外,其他部门没有权力强制执行。对我们其实影响不大,我们可以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另外,根据土地管理法的相关规定,占用耕地建坟的,土地部门也可以处理”。可周口市政府之前并未做到依法履行法定程序请求法院强制执行。

其实,根据行政强制法第61条规定,行政机关违反法定程序实施行政强制的,由上级行政机关或者有关部门责令改正,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目前来看,该受罚的不知是未完成相关任务的基层干部、群众、小学生,还是相关地方政府?

(本文来源:新民周刊 )

  评论这张
 
阅读(16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