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QQ414516

处世原则:不责人小过,不发人隐私,不念人旧恶。做到此三者,既可以养德,亦可以远害

 
 
 

日志

 
 
关于我

不责人小过,不发人隐私,不念人旧恶。 做到此三者,既可以养德,亦可以远害。

网易考拉推荐
 
 

人民日报:能否把“钉子户”当棵“树”——改过了一个词  

2010-08-19 09:38:33|  分类: 有感而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08月19日07:43人民日报:清唱【清唱 评论作者】

一方确实是为了公共利益,一方有权主张自己的权利。双方达不成拆迁协议,除了强拆,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可考虑。

北京朝阳路上的“钉子户”困局,让人联想到另一个东西:树。在北京,有这么一个温馨的故事,为保护一棵古树,一条马路从树两边分岔而过,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给树让道的美谈,不仅在北京有,在全国各地都有上演。

同在北京,能给树让路,为何不考虑给“人”让路呢?乍听有些费解,细细品味,不是没有一定道理。

在美国西雅图,一位老太太的房子正巧就在此地带商业楼的工程范围内。开发商即使提高补偿金额,老太太依然不肯搬走。于是开发商修改设计,使商业楼凹进一块,让老太的老屋子安静地“坐”在里面。

在日本大阪市北区,有条穿越一栋办公大楼的高速路。1983年这块土地的所有者想在此建大楼,当时的城市规划已经确定高速公路会从这儿过,他们拿不到建筑许可。土地所有者和高速公路方交涉5年,最后达成协议:让高速路贯穿大楼。

国情不同,不能复制。但我们已经有了给树让道的意识和胸怀,何尝不能有给“人”让道的社会心态呢。或许有人会说,站着说话不腰疼,改道有没有空间?增加的费用谁承担?

关于改道空间的问题,有句话说得好,世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自然就有路了。这也说明,路是人开创的,在我国现有的建筑科技支撑下,开山辟路的能力和水平大为提高,高架桥、地下通道能上天入地,要绕过一栋房屋不算什么难事。

至于钱的事,这就是建设方的成本核算,核算之下,你愿意多给钱就多给钱,愿意绕过就绕过去,自由选择,老百姓不会强迫你去拆自家的房。同时,如果我们用现代法治文明理念来审视拆迁,即使钱花多了些,但让公民合法权益得到充分保障,不仅能化解冲突,还有利于构建和谐社会。绕房而过的马路,还会成为民主政治进步的象征和标本。

话又说回来,如果拆迁方与被拆迁方,都牢固树立起尊重自愿的意识,就不会拿“强拆”作为谈判的“筹码”,好说好商量,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钉子户”出现。

把“钉子户”当棵“树”,说不定就有意外收获,不妨一试。

【】

尊重私有产权是解决钉子户问题的基础

陈青蓝 经济学者

北京市“最牛钉子户”最近成为热点,在北京市朝阳区曙光西路,张长福一家的房屋正在路中央,使得8车道在这里变成了2车道,成为著名的堵点,高峰时期拥堵不堪。周围新建小区的居民、过往车辆司机对此都很不满。

司机和周围居民不满很正常,自己的生活因为这家“钉子户”而不方便,谁也不会高兴了,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当然应该把这栋房屋拆掉。然而,如果在没有与张长福一家达成协议的情况下拆掉房子,就会侵犯到张长福一家的利益。这是一个两方利益冲突的问题,在社会生活中很常见,有冲突就要解决,那么我们在解决利益冲突之时应该遵循什么样的原则呢?是人多就占理吗?未必。

人类社会数千年的演进过程,形成了一种被证明是最行之有效的原则:财产权。谁是财产的主人谁就说了算。历史证明,对私有产权的保护和尊重是解决争端、维持社会和谐和繁荣的基础。历史上凡是不尊重私有产权的社会一定是民不聊生、社会动荡的时代。我们国家在经过建国60年的反复之后,在吸取了以往对私权的践踏而产生的灾祸教训之后,也逐渐从“一大二公”中走出来,私有财产逐渐受到尊重和保护。宪法和《物权法》确认了对私有产权的保护,这是历史的进步,也是我们讨论“钉子户”问题的基础。

我们看张长福的例子。

这座房子从产权上可以确认是张长福家的完全私产。很多人说张长福家的土地是国家的土地,这是误解。张长福一家在这里住了至少有二十多年,这处房子下面的土地是他家的宅基地,而不是城市土地,是归属于他使用的村集体所有土地,而宅基地之上的房子按照法律,就是他家的完全私产。

张长福在自己产权所有的房子里住了几十年,而到这里征地开发的开发商是后来者,搬进来的小区居民是后来者,道路上行驶车辆的司机更是后来者,人家在自己的房子里住得好好的,后来者却因为在这里住了几十年的原住民妨碍了自己而欲拆之,原住民不愿意拆还成了大逆不道、“破坏公共利益”的坏分子,这很不讲理。人多并不必然正确,公共利益并不天然占优,因为所谓公共利益也不过是一个个的私人利益,凭什么你的私人利益就应该高于我的私人利益呢?这说不通。在以法治为基础的市场经济之下,公共利益和私人利益都是平等的,如果发生冲突,那么就应该是产权所有者和产权所有者之间进行平等协商,在双方都同意的补偿条件下进行公平的交易。

开发商也好、小区居民也好、政府也好,不管主体是谁,都只有在和张长福达成协议的基础上才能拆迁,如果没有达成协议,那就表明开发商和小区居民愿意忍受这种不便,或者说不愿意为了消除这种不便而付出应有的代价,在这种情况下张长福是可以理直气壮地继续住下去而不必有任何的愧疚的。

更何况,在这个“钉子户”的例子当中,情况非常蹊跷,并不是钉子户漫天要价达不成协议。根据央视《新闻1+1》的报道,实际上张长福一家是非常愿意被拆迁的,而且是主动求着别人来拆迁,而几年当中没有任何人来跟他们谈拆迁的事情,据报道是因为开发商拆迁完其他部分之后,已经完成了项目的建设,住宅和底商都卖完了,开发商认为这块地已经不需要了,而据专家分析,也可能是因为三年前提出的拆迁标准到三年后已经过低,有关政府已经把当初的拆迁款挪用,而现在无法按照目前的拆迁标准来给与补偿,所以就拖了下来。

无论事实的真相如何,是钉子户要价过高,还是开发商或政府根本就不愿意拆,处理这个问题都不难,因为我们在处理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冲突的时候,已经有可以遵循的原则,即尊重私有产权,我们已经有保护私有财产的宪法和《物权法》,一切按法律办,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最极端的情况也不过是达不成协议,那就将道路绕一下也就解决了。中国的道路多横平竖直,而在尊重私权的国家,道路因为私人房屋绕个弯的情况很常见。张长福一家如果真的漫天要价,那就把他晾在一边,永远也不拆了,对张长福来说,如果干脆不拆了就损失了改善居住条件和获得赔偿款的机会,他也不能接受。看电视里面他说的话,他也不愿意在这个简陋的地方再住下去,盼着住高楼,相信他会在一个合适的补偿价格下同意拆迁。

(摘编自铅笔经济社陈青蓝博客)

【】

看美国的钉子户我们心情格外复杂

出生在阿勒冈州的梅斯菲尔德老太太84岁,生活在西雅图,守着她的一栋连上地价也不过10万美金的房子过日子。后来,随着城市改造,周围邻居陆续搬走,有开发商想在这块区域建一个五层的商用大厦,而梅斯菲尔德拒绝搬走,开发商几次提高报价,最后提到100万美元。但老太太就是不搬,开发商没有办法,西雅图的市政府似乎也不想为了照顾经济发展与公共利益逼她搬迁。

不但如此,开发商一方的项目主管还成为了老太太的好朋友,并且照顾她直至她安静的离开人间。那栋房子老太太遗赠给了这位项目主管,旁边那栋大厦早已盖好。今年5月的时候,迪斯尼公司在上面拴上一串气球,使之变成《飞屋环游记》的现实版。

我们中国人一直以来习惯的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看着国外涌现出来的各种钉子户或许还有不理解的地方,但随着产权制度深入人心,我们也知道了有些东西应该是属于我们不可轻易剥夺的权益,而最早使得这个观念进入到我们意识当中的,是那个“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故事。

我们可以重温一下这个故事。话说某位国王看着自己宫殿旁边的破磨房相当不爽,打算买来拆掉,结果早几百年的时候,西方世界已经诞生了钉子户这个传统,人家主人就是不卖。那时候的国王并没有西雅图开发商的觉悟,直接就把磨房拆了。磨房主人一纸状子把国王告上法庭,国王输了官司,只能花钱重新建好了磨房。

故事还没有完。过了些年,磨房主人的儿子因为经济原因愿意把产业出售给皇家,那时候已经是国王的儿子执政了。新国王没有买这个产业,而是资助他一笔钱,让这道景观保留了下来。这是为了显示他所治下的国家里是真正有法制存在的,任何人都可以合法的保证自己财产不受侵犯,哪怕这个人是国王。

西方人并非是天生就知道自己合法财产的不可侵犯性,最早让国王们明白私人财产不能侵犯原则的,是英国贵族与国王斗争的结果:《大宪章》。从此,英国虽然几经反复,但最后还是国家权力与个人权力受到了抑制,至少在英国本土的范围内,人民合法的财产得到了基本的保障。

而美国作为英国的前殖民地,最初独立战争的导火索是英国国王随意倾销英国产品的同时,还对殖民地与本土有着区别对待,不但殖民地没有民意代表在议会里为自己争取权利,殖民地人民的财产也不能得到很好的保护。由此而引发的独立战争,使得世界上出现了第一个共和国形态的国家,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美国的《宪法》正文历经二百余年没有经过改动,只有二十多条修正案对其进行了微调,这其中从来没有动过的、也是最基本的一条,就是美国人民的私有财产得到国家权力无条件的保护。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叙述,期间不知道抛去了多少人的头颅、洒了多少热血,今天才使其原则成为公认的东西。而恰恰是这样一个原则的确立,使得经济发展更加成为人们追求的东西,并且其成果得到了保障,正如我们中国的古话“有恒产者有恒心”所表达的一样。风雨中的茅草屋,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基础。

也正是因为如此,美国所谓的钉子户当得是很坦然的,从来不会担心政府插手,以至于无理可讲。

任何东西如果只是一个理念,这个理念就是描绘的多美好,往往也就多有害。美国老太太之所以能安然的在她房子里住下来,把私有财产保护执行得淋漓尽致固然是原因,更多的原因是从各种技术上给予了她保障。

首先,想要因为任何理由剥夺公民的合法财产,权力并非是在政府手上,当然更不会在房地产公司手上。即使在牵扯到公众利益的时候,这种判断最终还是要靠法院的法官或者陪审团来做出。美国并非没有强拆的事件,但那都是最终打到法庭上,听从法律的判断。而这种情况下希望强拆的一方很难胜诉,因为证明如果不强拆就会对公共利益造成巨大损失这个命题,证明起来可是困难无比的事。

而且在执行方面,政府更不可能派出一队人马,直接把钉子户连根拔起而造成既成事实,然后用行政权力追认自己的行为合法,那必须要执法机关出手才能算是合法的工作。我们知道,在美国,这几个权力分别掌握在不同机构的手中,并没有方法能够像我们这里一样来个“联动拆迁”。

所以,合适的理念加上合理的司法程序,最终保证了老太太这个钉子户过得相当惬意。

无可否认的是,今天我们饶有兴趣的隔着大洋看着那个美国的钉子户,心情应该是相当复杂。前段时间成都暴力拆迁所引发的惨案,正是如今我们心情复杂的缘由。而就在这几天,不但北大的5位博士致书全国人大与国务院,希望对于拆迁条例进行废除与修改,并且切实落实《物权法》,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法规备案审查室官员也透露,国务院正在准备修改《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目前已经组织了国务院法制办、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土资源部等相关部委局,再次进行前期的立法调研工作。

关于拆迁这件事,已经到了不改不行的地步。由于去年的金融危机所采取的应对措施,大量的国家投入进入了基建领域,使得政府成为了拆迁的主体。也恰恰是因为如此,拆迁所导致的冲突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制止这种趋势的蔓延,最重要的就是从管辖权限与程序上寻找可供突破的方向,使得无论是政府还是地产公司,都不能掌握被拆迁者的命运,更不能借口公共利益而任意为之。因为所谓的公共利益往往是个人或者某些团体的借口而已,祭起这个番天印,只是为了清扫那些挡路的个人正当权益的保护。

所以,安得广厦千万间的基础,应该是先安得茅屋千万间。在强制拆迁上建立起来的广厦,永远不会真正的让寒士们脸上露出笑容。

【】钉子户除了妥协只能“暴力抗法”吗            红网  王庆峰
   
盘点2009,年终岁末,却让人不忍回顾。这一年,我们死了唐福珍,却没有人能站出来说可以杜绝“暴力执法”的上演。我们看到当地政府义无反顾地站出来,把司法机关的活抢过来,将之定性为“暴力抗法”。这样的以强凌弱不能不让人拍案惊奇,生怕暴力执法有一天演到自己头上来。“暴力执法”已成为政府威信的顽疾诟病,成为绊着和谐进步的泥淖陷阱。

然而这样的事例还在上演。张家口市退休女市民温春梅因为被不明人士砸坏了门窗,去派出所作了一个小时的笔录。出来猛然发现“白日噩梦”——自己的房子塌了,家具、床被、衣服、电视、洗衣机全被埋了进去。而张家口市桥西区通顺街拆迁办则称:“不小心碰成了这样。”(12月17日《楚天都市报》)

执法人员说出这样的话已经不足为奇,这一年官员流行“雷人”语,这样的“碰一碰”也算是符合了时代潮流。况且“楼歪歪”“桥粘粘”这样的逸闻趣事多有发生,已经见怪不怪了。恰巧的是,12月16日,广东黄建英外出买菜,回来就发现屋子不翼而飞了。拆迁办神机妙算、神出鬼没、迅速麻利的能力很是出众。能把户主出门的时间掐的这么准确,出其不意地当头一棒,这说明拆迁办兢兢业业“为人民服务”绝非浪得虚名。所以,民众要体谅拆迁办,他们只是“不小心碰了碰”。

无独有偶,12月12日,昆明又发生强拆事件,拆迁队员指着欲跳楼的女士说,你们想死就往下跳,跳啊。然后指挥城管队员继续撞门。12月14日,北京市海淀区四季青镇北坞村,面对破门而入的强拆人员,居民席新柱不惜汽油洒身,强拆人员竟“挑逗”其点火,最终席新柱全身多处被烧伤,目前仍未脱离危险期。老百姓都习以为常了,于是政府对老百姓喊着极具威信的口号:“你们这是跟政府作对!”却跟商业开发人员说:“哪用得着你们。你看我们有城管、国土、法警、拆迁办,你们要相信政府。”怎么办,“钉子户”除了妥协,能做的好像只有“以死明志”了。不过,这不是强大的执法队伍谋害的,所以这个跟执法没关系,更不要说“暴力”了。

城管也不甘寂寞的站起来,中国这么大,风头哪能让拆迁办都抢了去。可是偏偏有那么一小撮不明真相的群众,老是给政府找麻烦,所以,这样一再上演的拆迁风波并非暴力执法,实在是民众不体谅政府、理解政府。

但是,有关承诺做的太多,都使人有些麻木不仁了。听说北大5名法学教授上书全国人大,建议审查修改《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不知道是否一个好的信号。或许民众需要的不是敷衍应酬的解释,政府真该拿出作风来,狠狠的整治一下了。(红网)

【】

美国“钉子户”何以让中国网民流口水

美国西雅图的巴拉德西北46街,有一所房子,建于1900年,只有90多平米,又小又破,按市值估算,连同地皮,不过值10几万美元。房子的主人伊迪丝?梅斯菲尔德是个寡居老太太。2006年,这座房子开始成为“钉子”,有开发商规划在这块区域建一个五层的商用大厦,可是梅斯菲尔德拒绝搬走,开发商几次提高报价,最后提到100万美元,老太还是不肯搬。开发商只好临时修改图纸,三面围着她的小房子建起凹字形的五层商业大楼。(12月8日《南方都市报》)

在中国,开发商和钉子户之间发生什么事都不稀罕,唯独美国这事儿叫人纳闷。中国的网民如此感慨。

归纳起来,感慨有三。第一,美国的开发商太过低能,简直是脑残!在中国,对付一个孤寡老太太,开发商的办法有的是,网民总结出来的招就有:白天把老太太骗出来,晚上房子就没了。放蛇。开来挖掘机直接动手,如果你再不肯挪动的话就把老太连房屋一起毁了,最后发出通告:老太因为暴力抗法连房屋一起燃烧了。这些办法,似乎不是网民凭空杜撰,现实中都能找到根据。

第二,据报道,老太太从小就很固执,不过,开发商好像很理解这种固执。工程项目主管巴里?马丁甚至关心起老太的生活,照顾她的饮食起居,给她洗衣做饭,带她看医生,最后成了忘年交。这个马丁,也太没原则了!作为堂堂的工程项目主管,应该全心全意为公司、为老总的利益服务才对,公司的意向就是自己的方向,公司的想法就是自己的做法;老总的表情就是自己的心情,老总的要求就是自己的追求。怎么能够和与公司唱对台戏的老太太交往?

第三,西雅图地方政府是吃干饭的。作为一级地方政府,该以发展地方经济为己任,大力招商引资,以快速壮大GDP。可是,西雅图地方政府对开发商的投资无动于衷,袖手旁观,没有丝毫要帮忙的意思,不积极地组织、协助拆迁,简直岂有此理!在这方面,中国的地方政府和官员高明万倍还不止,一旦发现“钉子户”,通告共舆论齐飞,铲车与棍棒俱至,最终莫说是钉子,哪怕是金刚钻,也给熔成绕指柔。我们的地方官员为什么有火样的热情拔钉子?只为GDP就是政绩,就是升迁的资本。

缘于此,美国地方政府该以谦虚谨慎的态度,甘当小学生,派遣大量的遣唐使,远渡重洋,来中国取经。不仅学习快速提升GDP以开辟广阔仕途的方法,更重要的是,学习中国地方官员殚精竭虑,处处为民生着想,为提高整个地区的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怕牺牲一部分民众的利益的大局观。

说点后话。这房子的最终命运也很有意思。老太太死后,新主人认为这个房子让每一个美国人思考自己的人生。从而取名“信念广场”。当然,这是一个商业项目,你花钱就可以“买下”房子的一块砖,在上面刻下你的信念和名字。——美国的老百姓,还真会来事儿。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