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QQ414516

处世原则:不责人小过,不发人隐私,不念人旧恶。做到此三者,既可以养德,亦可以远害

 
 
 

日志

 
 
关于我

不责人小过,不发人隐私,不念人旧恶。 做到此三者,既可以养德,亦可以远害。

网易考拉推荐
 
 

鄱阳湖天鹅惨遭谋杀  

2009-02-13 00:13:42|  分类: 网文收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鹅之殇

冬日的鄱阳湖,水面宁静而空阔。

“谋杀”天鹅的凶手究竟是谁?

三种猎鸟方式各有奥妙,最后一种方式更是被传得神乎其神,有人称其为“激光式”。据说,只要有人拿“激光”朝鸟群一照,所有的鸟就都动不了了,束手就擒。

--瞭望东方周刊

内文导读:困窘的护鸟者 尴尬的候鸟天堂

鄱阳湖天鹅惨遭谋杀 - qq414516 - QQ414516----HNY个人主页

鄱阳湖天鹅惨遭谋杀 - qq414516 - QQ414516----HNY个人主页

鄱阳湖天鹅惨遭谋杀 - qq414516 - QQ414516----HNY个人主页

鄱阳湖中的天网

鄱阳湖区附近的集市上,没有熟人引见,一般人是买不到天鹅的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李蔚、王开 南昌报道

冬日的鄱阳湖,水面宁静而空阔。在观候鸟的最佳位置大湖池的深处,可以看到黑压压的一大片鸟群。

八字墙保护点的伍旭东站长在湖前架起了单筒望远镜,镜头内,一群群小天鹅、白额雁悠闲自得地戏水、觅食。间或有几只鸟从湖面上腾空而起。 ]

伍站长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当成千上万只天鹅同时从湖面滑翔起飞或降落时,鸟群的翅膀可以遮蔽大半个“天鹅湖”的上空,铺天盖地,一望无垠。

每一年,这令人震撼的美感动着无数游人,鄱阳湖也因此而享有“候鸟天堂”的美誉。

举报之后

38岁的黄先银皮肤黝黑,又高又瘦。几年来,他奔走在鄱阳湖的湿地沼泽深处,寻找并破坏捕捉天鹅的“天网”。

这个被称为“实名举报候鸟遭捕杀第一人”的中年男子有着惊人的视力和体力,可以连续行走数十公里依然健步如飞。为此,县野生动物保护站的工作人员送了他一个外号:“草上飞”。

“每天都有天鹅在新建县的联圩和昌邑两乡遭到偷捕。”从2005年起,黄先银不断地将上述信息传递给不同的媒体。贩卖天鹅的层层黑幕逐渐为世人所知,黄先银的命运也从此与天鹅捆缚在了一起。

2009年初,黄先银再次向媒体举报,这一次,在寻找“天网”的途中,他与《江南都市报》的记者发现了近40只天鹅的尸体,全是被毒死的,为此还与乡里人发生了冲突。

事后村干部告诉他:“你千万别回来。你现在也是‘国家保护动物’,出了什么事我不好交代。”

黄先银原本靠养鸭为生,家境小康。但自从走上了护鸟的道路,因为常破坏当地村民的“好事”,他不断遭到报复,生活境况一落千丈,家人也对他避而远之。有一次,他的2000只鸭子一下子不见了,连他家种的水稻,也在收割前被人铲平。

“我早就没有退路了。”黄先银的语气略有些苦涩。因为不断有人跑到他家门口进行言语或武力威胁,他已经两年没敢居家。如今,这个原本温馨的小家一片狼藉,十几岁的儿子也只得交由父母抚养。

“他这样下去,迟早要坐牢的。”黄先银的二哥不无担忧地对本刊记者说,“许多人都说要整他,甚至有人写材料说他就是搞天鹅的。要是有人串通起来说看到天鹅是在他手里死的,怎么办?”

听说弟弟刚被县野保站聘为护鸟员,黄先银的二哥舒了一口气:“这样的话还好一点。”但他显然还不太敢相信这个消息,接连向本刊记者追问了好几遍:“是真的吗?”

1月17日下午,在黄先银的带领下,本刊记者随同新建县野保站的工作人员前往湖区深处寻找“天网”。

经历了两个多小时的跋涉后,黄先银一阵吆喝,在泥泞淹没脚面的沼泽地上,他居然跑了起来。当记者终于跟上他时,面前现出一排排巨大的“天网”,看上去足有数百张。每一张网的长度都有30~50米,每排之间有一两里的间隔,而每一排都深入到鄱阳湖心,一眼望不到尽头。黄先银低着头,捧起网边死去多日的鹬鸟。

在这面“天网”的中心位置,还有一个被禽鸟撞破的大窟窿,翅膀形状清晰可见。而在“天网”的另一头,有一排清晰的脚印直通堤岸。这意味着,在不久前,那只不幸撞入“天网”的鸟儿已被布网的人带走。

“天鹅村”虚实

“谋杀”天鹅的凶手究竟是谁?

黄先银的举报牵涉到南昌市新建县的联圩和昌邑两乡。

其中,昌邑乡的曹门村更是被一些知情人称作端不掉的“天鹅村”。

“逢年过节,如果有亲戚来了,家里吃不到天鹅肉,那可是件丢脸的事。” 对于捕捉天鹅在曹门村的盛行,黄先银如此描述。

黄称,伸向天鹅的黑手来自承包湖面的养鱼人。

本刊记者调查得知,权属曹门村的湖面共承包给5个人,分别是潘晓明、潘晓华(音)等父子3人,以及陶姓和叶姓男子各一人。

1月17日,当黄先银领着本刊记者及县野保站的工作人员来到恒湖村时,一名头戴黑色绒线帽的男子骑着摩托车上了湖区堤岸。经过黄先银身边时,他轻声地咕哝了一句。

“他就是那个姓陶的。那天拿刀要砍我的,就是他。”摩托车驶远后,黄先银苦笑了一下,“他说,你小子又带记者来了。”

受到威胁的不仅是黄先银本人。“赚这个钱,是要冒着生命风险的。”载着本刊记者出发寻找“天网”的摩托车司机说道。也是他载着《江南都市报》的记者下堤去找“天网”,那一次把他吓得不轻,“那些人拿着刀在后头追。”

对于曹门,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显得有些无奈。因为有部分区域不属于保护区管辖范围,昌邑乡的曹门、昌北一带甚至出现过村民集体将保护区宣传车推翻的情况,有的工作人员还经常接到恐吓电话。

1月19日下午,本刊记者赴舆论漩涡中的曹门村一探究竟。

村头的墙壁上粉刷了大字标语:“保护候鸟人人有责”。在这行标语下面,摩托车司机掉转车头,称“我进去不太好”。

村庄仅有这个出口,为保护区管理者带来了很大的工作难度。据称,每次只要一有陌生人出现在村头,村庄深处的捕鸟人就会立即得到“眼线”的消息。

本刊记者跟随村支书陶明贵进入村子深处,一路上受到好些男男女女的目光“追随”。当记者在陶书记家中坐定后,还有人在门口逗留了些许时候。

陶明贵介绍说,曹门村地少人多,经济一直比较困难,不少人以渔业为生。提及黄先银和“捕天鹅”这几个字眼,陶书记显得怒气冲冲:“这个疯子!他连老婆、连家都不要了,还老是诬陷人。”

陶明贵拿出一叠红色的纸,摊开给本刊记者看:“2008—2009年度越冬候鸟保护责任状”。

文件上书的“责任期限”是“2008年12月1日至2009年3月31日”,要求承包湖泊的养鱼人在“所承包的湖泊内不发生点击查看QQ秀杀、网捕、投毒等猎捕越冬候鸟的违法行为”,“一经发现捕杀候鸟的违法行为,将按有关法律规定予以严惩”。

陶明贵指着责任状说道:“你看看!我们管得很严的。每个人都要签责任状的。”

记者在陶明贵的陪同下来到潘晓明(音)家。潘晓明兄弟均不在。破旧的土房里,满脸皱纹的潘母正在筛子上淘米。她坚决否认儿子参与过捕鸟,说自己家靠承包鱼塘生活。

记者提出要采访几位其他的鱼塘承包人,陶书记电话联系了一番,表示:“他们都去湖区看鱼了,好远的。”

陶书记说:“我们这里的人,已经没人敢捉鸟了。偷天鹅的,都是那些在吴城打鱼的安徽人。”

在新建县政府领导的口中,偷天鹅的是“江苏的打鱼人”。

无论他们来自哪里,本刊记者无从联系到整日在鄱阳湖深处漂移的打鱼人。

陶明贵口中的吴城处于鄱阳湖保护区的中心位置。而“天鹅门”事件(砍人风波发生后,当地人将此戏称为“天鹅门”事件)发生后,保护区管理局的副局长刘观华、罗盛金均向《瞭望东方周刊》表示:“这个事情不在我们保护区范围之内。”

鄱阳湖总面积约为45万公顷, 而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面积仅占鄱阳湖流域的5%。

此外,据南昌人民广播电台的报道:“经过连续五个昼夜的蹲守,南昌市森林公安局于2008年11月25日侦破了一起非法猎捕、收购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小天鹅的特大案件,当场缴获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小天鹅21只,扣押承运小天鹅的汽车一辆。”

该案中,非法收购的小天鹅全部是从新建县铁河乡胡某、郭某等7人手中购来的。

鄱阳湖天鹅惨遭谋杀 - qq414516 - QQ414516----HNY个人主页

捕杀、毒杀、激光

有曹门村民证实,当地确实有“打鸟的传统”。

“那可是祖传的‘手艺’。如果有人要学,三个月30万!”在本刊记者赶赴曹门村之前,黄先银曾这样表示。

捕天鹅共有三种方法。除了撒网、投毒,还有一种“光照”的方式。

这三种方式各有奥妙,最后一种方式更是被传得神乎其神,有人称其为“激光式”。据说,只要有人拿“激光”朝鸟群一照,所有的鸟就都动不了了,束手就擒。

“其实就是用强光照鸟。”新建县野保站站长陈小斌告诉本刊记者,“原理很简单,哪怕是我们人长期处在黑暗的环境中,突然拿电筒照你一下,你也会什么都看不清,失去反应。”

撒网和投毒是比较传统的方式。“天网”实际是一种大鱼网,捉鸟的原理与捉鱼相仿。撒网要挑月头和月尾,因为“月光很大时捕不到鸟”。

投毒则是用一种叫“呋喃丹”的剧毒农药拌进炒热的稻谷,再倒进塑料袋扎紧闷上一段时日,最后和上沙子往泥巴里一塞,药性可以维持20天至一个月。

黄先银说:“一定要塞四五十厘米至一米,越深越好,有些天鹅甚至头栽在泥里死掉。”

另有一种叫“瓢沙”的毒饵,可以顺着水面漂浮,只有少数人可以搞到。

在这几种捕鸟方式中,“投毒”见效快,但缺点也最明显,因为死鸟的价格只有活鸟的一半。现在又有人发明出了“打针解毒”的方式,可以让还没断气的鸟“起死回生”。

暴利驱动产业链

预订、捕捉、运输、贩卖天鹅,这条隐秘的产业链,在鄱阳湖地区已经存在了数十年之久。

据野保站介绍,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鄱阳湖附近的村庄,包括永修、昌邑、联圩等地区,几乎每个村都存在“捕雁队”。到了上世纪80年代,鄱阳湖区的候鸟保护站纷纷建立,村民们传统的谋生方式突然受到打击。

“2002年以前,保护站刚刚建立的时候,有人甚至把捕鸟的网和毒药撒到保护站门口。” 八字墙保护点的伍站长告诉本刊记者。

在暴利的推动下,捕鸟现象难以根绝。罗盛金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有一些专职的鸟贩子,每年4月出门打工,10月归来。而每年的10月至次年4月正是天鹅飞来鄱阳湖越冬的时期。

黄先银透露,从每年的10月起,滩涂上就有人撒些充作诱饵毒杀候鸟的小鱼。捕鸟人大多在下午4时开始架网,或撒下毒药,天亮前开着摩托车或拖拉机去湖边拾鸟。还有人用十几支鸟铳同时向空中发射霰弹,有时一次可以打下几十只天鹅等候鸟。

待天鹅到手后,捕鸟人会用挖坑等方式将鸟藏起来,再等待时机从水路运到各地。

黄先银告诉本刊记者:“每年的11月初至第二年元月,再到过年左右,是两段最关键的捕鸟期。”

1月15日,本刊记者佯装摄影爱好者,进入湖区昌邑乡西门村。一陶姓村民说,如果想买天鹅,他可以帮忙。但第二日该村民却称现在风声较紧,暂时没有天鹅。

本刊记者从村民和野保站了解到,一只活天鹅从农民手中卖出的价格约为500元左右,到了收购天鹅的二道贩子手里,转手价格是800元~1000元。缺货的时候,价格更高。之后,二道贩子会将收购来的天鹅集中运输,卖到广东、广西、浙江、上海、福建等地,也有一部分会流入附近的南昌市和九江市。此时一只天鹅的价格大约在1500元。

最大的利润空间在餐馆。餐馆按需进货,捕猎者通常在收到订单后开始行动。每逢年关,野天鹅的销售更为紧俏。

餐馆以1500元的价格购进一只天鹅后,做成的菜肴每盘需肉一斤,售价在350~400元。一只天鹅大概重10余斤,共计可卖四五千元。

至于贩运天鹅的手段,最猖獗的时候,“海陆空齐上”。

在鄱阳湖区附近的集市上,本刊记者没能找到出售的天鹅。据了解,没有熟人引见,一般人是买不到天鹅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